何韵诗:我跟娱乐圈格格不入

  

 

 

  故事要从1996年说起。

  何韵诗那年19岁,在香港参加新秀歌唱比赛,当时各大报纸的娱乐头条是《19岁女学生夺得金奖》。如果按照我们对香港娱乐圈的了解,她应该跟大多数女星一样,进入娱乐圈,多结交一些贵人,然后唱歌演戏传绯闻,等到年纪差不多了再争取嫁入豪门。

  但19岁的何韵诗转身跑去加拿大读书,娱乐圈风起云涌你进我出,很快就忘了曾经有过这么一号人物。再回香港,她又拿起话筒,幸亏唱功了得,被梅艳芳一眼看中,收为关门弟子。混圈子讲究的是靠山背景,有师傅梅艳芳在,何韵诗很快出了唱片,顺便拿了一堆的新人奖项。但也只顺遂了两年时间,2003年梅艳芳去世,人走茶凉本是社会常态,落井下石更是屡见不鲜欧博平台,何韵诗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未来该走一条什么路。

  几年浮沉,2007年,30岁的何韵诗一举夺得“叱咤乐坛流行榜”女歌手奖,外界评价“一个何韵诗的时代即将到来”。但跟19岁那年一样,她没有投身于娱乐大众的行列,而是去做了一张主题严肃的唱片《Ten Days In The Madhouse》,歌名全是堂吉珂德、少年维特、风见志郎等文学人物。她还和导演麦婉欣合作拍摄了纪录片《十日谈》,呼吁公众关注精神病康复者这一弱势群体。最后,专辑销量惨淡,纪录片没法公映。

  当时有媒体评论,何韵诗忘了自己做艺人的本分,不懂得娱乐大众,反而去搞一些社会议题,失败是必然的。

  何韵诗始终记得一个绰号叫“二五”的男助手对她说过的话,“无论你做到什么成绩,在什么位置,这些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你开不开心。”

  她是一个极其念旧的人,梅艳芳去世这么多年,现在说起师傅的名字,她还是会流泪。包括听“二五”的话,也是因为这个助理当初是梅艳芳介绍给何韵诗的。

  2011年,何韵诗难得传出了一条很符合大众口味的娱乐新闻——她跟容祖儿走到一起。而她手头在做的事情,跟大众娱乐这件事再一次脱节,跟戏剧导演林奕华合作排演了舞台剧《贾宝玉》,今年将在内地展开巡演九乐棋牌。杜琪峰执导的新片《夺命金》,何韵诗也是主演之一。本报驻北京记者 韩莹

  2011年,何韵诗跟戏剧导演林奕华合作排演了舞台剧《贾宝玉》,今年将来内地展开巡演。杜琪峰执导的新片《夺命金》,何韵诗也是主演之一。

  师傅梅艳芳一生慷慨侠义怀有赤子之心

  《贾宝玉》在香港首演那晚,舒淇特地赶去捧场。看完后,身为影后的舒淇居然破天荒地跑去后台,向何韵诗请教演技。“阿诗(何韵诗)现在就是我的偶像,一个歌手懂得演戏,真是十分难得,换成是我来演舞台剧,一定忘词。”为此,久未出演MV的舒淇,化身林黛玉,担任何韵诗新歌《痴情司》的主角,拍摄现场两人因太过投入,还一度相对落泪。

  何韵诗今年已经34岁了,她说只有经历过生命中一些痛苦的人,才懂得失去后的珍贵和感动,所以写了《痴情司》,期望那些读得懂歌词的人,都能保持一份赤子之心,想起自己最早的时候追求的东西。

  赤子之心,听起来似乎是个很老旧的词语,但在采访中何韵诗反复提到,因为这是梅艳芳的生命写照。“梅姐怀着一颗赤子之心,一生慷慨侠义,交友从无戒心。”所以这些年来,何韵诗一直渴望自己不仅仅是歌手,还是一名社会工作者。“要感染别人确实比较困难,但这几年我努力在做。”就像一首动人的情歌,如果能唱得别人心头柔软,记得世界上还有感动这回事,何韵诗认为这就很好地发挥了社会功能。

  至少她对自己的舞台剧《贾宝玉》很满意,今年10月在香港演出期间,很多年轻人冲着何韵诗这个名字涌入剧场,看完之后引发了年轻群体对《红楼梦》的阅读风潮,算是为推广古典名著作了贡献。

  林奕华说:“这出戏可能会演很多年,希望能陪着观众见证一颗颗人心如何从石头变成翡翠。”

  我进这行又不是为了建立事业高度

  在身处事业最低谷时,何韵诗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,“我进娱乐圈又不是为了建立事业高度,我是在建立自己的人生。&rdqu盛京棋牌o;她甚至想过,如果不做歌手,自己就试着去竞选议员。

  她见过太多所谓的成功艺人,人前风光人开元棋牌后落泪。所以不管别人怎么说,自己做的事情是否快乐,这点最重要。就像当年拍纪录片《十日谈》,哪怕不能公映,她还是跑去为那些生活贫困的精神病康复者举办了一场小型音乐会,“那一刻在他们的生命里是很大的事,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一人,还有很多人尝试在关心了解他们”。

  “这个世界一直想告诉我们,保持棱角是不受欢迎的,迎合别人才能取得认同。”这一路走来,何韵诗说每个人都会在路上遇到想打倒你的蛇神鬼怪。“到了最后你会明白,世界上唯一能依靠的,就是自己的心。贾宝玉一生为心中的真善美抗战,我也一样。你想快乐,就必须听从心底的呼唤,而不是听别人的指指点点。”

  梅艳芳当年差点接拍电影《阮玲玉》,就是因为她对“人言可畏”深有同感。到了徒弟何韵诗这里,终于想明白这件事,开始跨出自己的脚步。

  在这个圈子已经越来越难找到快乐

  白金会说归说,现实总是困难重重。采访何韵诗的时候,她回答每个问题都很认真,经常要想好几秒钟才说出几个字,导致思考太过投入而显得面无表情,难怪事前有香港同行听说我要采访何韵诗,开玩笑说那是一个属“木”的女人。

  但她的感情是丰富的,聊到梅艳芳,才说了几句话,眼眶就红了,然后仰起脸,以免眼泪滴下来弄花脸上的妆容。

  何韵诗说自己其实不在乎外界评价,但很怕连累到别人。几年前她约圈外一位女性朋友吃饭,结果被媒体写成“追求富家女”,还把那位朋友的姓名和家庭地址全刊登在报纸上。还有一次,她约容祖儿一起去东京看麦当娜演唱会,结果又被曝光,只能分头行事。“我对这些事情已经麻木了,但要顾虑到朋友的感受,所以很多事情只能小心翼翼。”

  事实上,何韵诗跟容祖儿的同性绯闻已经传了好几年,因为社会舆论,她们一度连朋友都做不成,现在更是谨慎为上。所以何韵诗戒心很重,不愿意回答任何有关容祖儿的问题,只承认彼此有着深厚友情。“我就做个孤独精算了,反正艺人必须要牺牲一些东西,这也是为什么在这个圈子已经越来越难找到快乐的原因,我跟娱乐圈格格不入。”

  

 

 她是最明白喜剧的新一代香港演员

  林奕华回忆自己第一次见到何韵诗的场景,“她简直是块白玉,给人感觉非常干净,头发也是那种小男生会剪的短发,让人感觉似曾相识,但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。”

  那时候林奕华还不知道后来会有《贾宝玉》,他找何韵诗是因为舞台剧《男人与女人》。那次合作之后,林奕华认为何韵诗是最明白喜剧是怎么回事的新一代香港演员,因为喜剧其实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。“她无所畏惧地释放了自己心头的彼得·潘,她的善来自于她的真。”

  好友陈奕迅当时还去过《男人与女人》的剧组探班,他说自己很妒忌何韵诗,“她真潇洒,说放开就放开了九乐棋牌,抛开娱乐圈的很多事情,一头钻进舞台剧。她只做自己喜欢的事,我却做不到。”

  何韵诗解释说,她其实不是勇敢,也不是故意反抗主流文化,“我只是拒绝长大。”

  性格爱走极端

  来一场音乐小革命

  都市快报:出道十年,你如何总结自己的成绩?

  何韵诗:成就不在于拿了哪些奖项。对我来说,刚出道时纯粹是喜欢音乐这么盛京棋牌简单,现在会着重音乐传达的讯息。虽然不至于改变世界,但透过一些容易被人忽略的细节去感染别人,也可以算是一场音乐小革命,希望能让大家的生活变得更美好。

  都市快报:责任感对你来说是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?

  何韵诗:我不知道别的歌手怎么想,但我很早就告诉自己,务必要当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歌手。因为音乐的影响力真的很大,跨越了时间地域和语言。希望每个人都能表达自己的自由空间,坚持自己的信念。

  都市快报:和杜琪峰导演合作《夺命金》,感觉怎么样?

  何韵诗:他没有想象中那么凶,可他还是杜琪峰,有很厉害的磁场在,整个人很有霸气。演戏对我来说就像放假一样,只要听导演怎么说,我跟着做就可以了。

  都市快报:在你年轻的时候,梅艳芳教给你很多做人的道理,你怎么看现在的年轻人?

  何韵诗:这些年我花了很多时间去跟年轻人沟通,我觉得每个人在十几岁二十岁的时候,需要多一些鼓励。全世界有那么多的负能量,每个人都活得不开心,作为歌手,我要求自己的音乐可以传递正面能量。其实我的性格爱走极端,金牛座,月亮星座又在水瓶,常常做一些冲动事情,清醒过来又要骂自己。(来源:都市快报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何韵诗:我跟娱乐圈格格不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