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“杀猪盘”亲历者的泣血自白




今天收到一个“杀猪盘”受害者的自白性文章,

看得非常震惊,

我真的没有想到,

还有一种阴险的爱情骗局,

是以这种方式进行的。


现在我把她的文章分享给大家,

希望大家一定要好好看到最后。

看懂这种套路,

看透这种骗局,

提醒自己和亲友,

不要踏入同样的坑。





距离知道真相,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月,但我知道,在过去的半年时光里,我确实深深的爱过那个人。


左手是感情欺骗,右手是巨额欠款。


这半年的经历,对于我来说,不仅仅是没出息了,更是一种耻辱,跳进黄河也冲刷不干净的耻辱。


我爱上的那个人是骗子虚构出来的三方人物。


照片是假的,视频是假的,微信是买来的,没有电话号码,没有见过本人,甚至不知道骗子具体在哪里。



我唯一知道的是,骗子的甘肃口音是真的,但那又有什么用呢,全世界都没有建立声音资源库,根据声音就可以辨别行骗人是谁。


因为被骗,通过网络,我知道自己掉进了东南亚“杀猪盘”的陷阱,而且我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。


截至5月31日,在我所在的全国大群里,受害人数1026人,受骗金额2.6085亿;同平台群里,受害人数43人,受骗金额1830万。


不幸的是,这些数字只是冰山一角。


更不幸的是,受害人数与受害金额一直在呈急速攀升趋势。


我的故事要从2018年11月1日说起。



遇见



我是32岁的离异女士。


在一个知名的婚恋交友软件上,我认识徐峰。


对方自称和我同城,36岁,离异。


从事电梯代理行业,和父母分别住在凯旋公馆小区,从自己家步行至父母家不超过5分钟。



在我与徐峰正式聊天之前,自10月25日至11月1日,他曾多次在某知名婚恋网上给我留言。


那时距我下载注册使用此软件不到一个月。


认识徐峰时,我离婚一年,大病初愈一个月,平时工作繁忙杂乱。


因为工作的关系,同事之间交流礼貌而生疏。


徐峰的出现,霸道硬气、冒险刺激、直爽直接,都是我不曾接触过的,他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。


对人的依赖是很容易产生的,尤其在孤独、忙碌又经常被家里催婚时。


经过徐峰每天大量、高频和有效的问候与关心,我习惯了他陪在手机另一边的生活状态。


直到某一天,在我加班的过程中,徐峰要求我与其确定关系。


以“老公”“老婆”相称,不然就不要再联系了,面对强烈的分手要挟,我妥协了。


我承认在这段勉强被自己以为是恋爱的关系中,徐峰占据了上风。


离异后,我太想有一个人保护、爱护和呵护自己了。


这是我避之不及的软肋,也成为徐峰攻陷我的缺口。



确定关系后的第一个星期,我的孩子过生日,徐峰在微信里主动说自己微信限额了,没有办法发红包。


等他回来后带小朋友逛街、补过生日、买衣服和礼物。


并说会帮我把孩子争取回来,让我没有后顾之忧的和他一起生活。


这对于离异后因为见孩子经常被前夫为难的我来说,简直是说到了心底最深处。


我沦陷了。


我对徐峰说,两个人在一起,就是一辈子。


毫无意外的,徐峰同意了我的说法,说千人疼不如一人懂,我就是最懂他的那一个人。



迷途



在两人关系没有十分确定时,徐峰经常在晚上消失一段时间,并在再次出现时对我说他在做规划。


我并未多问,我以为徐峰是做电梯代理的,所谓的“做规划”是在看建筑图纸。


直到有一次徐峰告诉我,“做规划”是他的副业,他在玩一款叫做“XX金服”的数字竞猜,智投游戏的一种,并再三说平台很正规,让我在网上查询。


最初,徐峰一再催促我进APP。



跟着他在平台里操作,说我的工资太低,要帮我改善生活,带着我赚零花钱、水果钱、口红钱等。


让我多赚点带父母出去旅游,而自己之所以那么拼命工作就是为了能让双方的父母生活无忧、安享晚年。


刚开始徐峰让我提现过二次,共赚了几百元。


第三次以后便让我上万的投入平台,以赔光结束。


徐峰安慰我说自己2019年的元旦前就回来了,到时候会把损失的都给我。


并一再强调这是多大的事啊,让我放宽心,做他的女人就要扛得住压力。


事实上,这次输光是我最崩溃的时刻。


我一再强调要止损。


徐峰便用尽各种方式哄骗蛊惑我,除了繁忙的工作,徐峰占据了我所有的业余时间,从白天到晚上,一天一天,从不间断,不停的在以微信为纽带的虚拟世界中为我画大饼。


从五万到七万,再到十一万,自2018年11月1日二人认识,至11月30日我过生日,三笔钱在徐峰的带领下全部亏损殆尽。


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在我过生日当天,徐峰一直怂恿我凑齐他定的数额,说月底走势好,字里行间兴奋的对我说要通过平台送我一份大礼。


当天在我平台中的资金从十一万降至四千元时,徐峰让我提现。


嘱咐我给自己买点礼物,称自己还要在平台中玩,要帮我把输掉的赢回来。


并一再说不管自己输了还是赢了都会把这几次输掉的打给我,同时要走了我的银行卡号。



爱情不仅令人盲目,更令人失智。


次日中午一点多,徐峰传给了我一张平台截图,上面显示他输掉了三百多万。


我没有再开口提让徐峰补偿我之前的亏损。


我以为徐峰没有消失,就足以证明他不是骗子,而是真的想和我在一起的人。



深渊



2018年12月份,徐峰多九乐棋牌次催促我办理小额贷款、信用卡以及信用卡的提额,并开始让我向身边的朋友借钱。


甚至,让我想办法提取住房公积金。


徐峰跟我说,如果想把之前亏掉的全赚回来,就要多准备一些。


我想起前几次徐峰只是让自己准备钱款,在我将备好的钱按照指示打进平台后,徐峰又以本金少风险大要替我考虑为由,继续让我准备钱。


在徐峰的巧妙设计下,为了不损失先期打入平台的钱,只能一次次达到徐峰的要求。



在我的一再追问下,徐峰终于说要准备334420元。


我觉得自己掉进了无底洞里。


一直下坠,没有尽头。


2017年1月,一直身处兰州忙工作的徐峰,以到北京看望舅舅为借口,没有按约定回到我的城市。


但对我凑钱的催促,从来没有停歇。


我开始质疑这段恋爱的真实性和目的。


在一次次让我打款进平台无果后,徐峰在微信上删除了我。


我心慌了,彻底乱了分寸。


我在二人的聊天对话框里,无数次的点击好友申请,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中午,徐峰加回了我。


经过徐峰的这次折腾,我没有了任何的思考能力。


在害怕人财两失的惊恐中,因徐峰介绍的升级版平台XX金服客服的反应迟缓,于是在旧版平台百汇金服中。


照旧在徐峰的诱导指示下,我盛京棋牌分两次共损失7.1万元。


但徐峰仍未放过我。


依然催促我凑齐334420元。


并承诺春节前回来陪我过年。


2019年1月底,徐峰以舅舅出车祸腿断要留在北京照顾舅舅管理公司为由,再次没有如期回来。


微信中的他信誓旦旦的说,只要舅舅能下地了立刻回来,不会再有任何借口。


甚至说自己太忙要消失一段时间,让我让照顾好自己,以及不要忘记二人之间的承诺——334420元。



春节,我过得极度压抑。


徐峰的消失,让我再次质疑这段所谓的感情,家人的催婚让本就紧张的心情更加无处躲藏。



真相



大年初七的晚上,徐峰再次出现了。


一如既往的催促凑钱,不同的是更加忙碌,与我的聊天次数锐减。


3月底4月初,我感冒的很严重。


在徐峰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关心爱护的怀疑中,我浏览知乎时,发现了徐峰对待自己的套路,和其中一篇揭露骗局的文章一模一样。


这篇文章击垮了我所有的侥幸心理。



我——的确——被骗了!


近半年的时白金会间里,被骗了感情,被骗了金钱。


我在知乎相关骗局的帖子下疯狂留下微信号,请有相同经历的人加我。


很快,有热心人给了我一个微信号,是一个全国难友群群主的。


经过群主的说明,远超出我认知范围和想象力的骗局真相浮出了水面。


我经历的是一个叫做东南亚“杀猪盘”的骗局。


骗子们绝大多数在东南亚国家。


他们伺机在各大婚恋网站上寻找猎物,撒开叫做“爱情”的大网,一旦被盯上,挣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
骗子公司一般分为四个职能组,供料组、话务组、技术组和洗钱组。


为白金会了更好的寻找共同话题,骗子们会按照地域分工规划工作。


他们上班时间基本为上午11点至凌晨1-2点。


业务繁重的时候,骗子也会自愿加班。


每天按时开会,总结经验,汲取教训,兼洗脑培训,骗子们的爱岗敬业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
只是,他们的猎物,是中国人,是故土的同胞。

中华娱乐


他们把自己欺骗的异性,称之为“猪”。


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杀戮。


在这场名为“爱情”的杀戮中,双方的起点极度不对称。


受害者们无一不是满怀希望的注册登录婚恋交友网站,希冀通过网络扩大交友圈,进而寻找到合适的另一半。


受害者们的信息真实,态度诚恳,同时也怀着正常的戒备心。


但经过伪装的骗子,盗来的照片帅气、雅痞、成功有质感,刻意经营的朋友圈事业有成、热爱生活,乃至关心时政并充满正能量。



这对急于寻找另一半的受害者来说,是最大的诱惑。


包括徐峰,我共在某知名婚恋网上加过五位异性,均是通过他们各自留下的微信号。


其中两位与我同城,一位与我见过面,至今是朋友,另一位过于着急见面,我不堪其扰删掉其好友。


还有两位号称在离我不远的另一座城市,均在一个星期左右。


分别让我试玩澳门彩票和博彩漏洞,我毫不迟疑的将其删除。


而徐峰,是一位极有耐心的垂钓者。


软件上资料显示他与我同城,日常的聊天内容也的确如此,细致到他了解某一家卖臭豆腐的地摊。


骗子将聊天技巧发挥的淋漓尽致,温水煮青蛙般的使我习惯了他的陪伴。


在强势的确定关系后,转攻到真实目的,开始了自己的骗钱大业。



劫后



知道自己陷入骗局的我,在听完多位难友的故事和意见后,决定报案。


但我没有想到的是,报案之路并不顺遂。


事先准备好的银行流水、骗子的所有信息,在做笔录时被警察一遍又一遍的问询和翻看。


甚至就在我和警察做笔录的同时,徐峰依然在微信上催促我,我恍然觉得自己活成了天大的笑话。



经历过一次婚姻失败的我,在徐峰身上耗尽最后的心力。


两人交往的时间里,我无数次对徐峰说过自己的处境和不安,天真的以为如果徐峰是骗子,看我可怜放过我吧。


骗子的心,怎么会有感觉呢。


报案的当天,从下午6点至次日清晨3点,终于立案了,定性为网络诈骗。


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,我冷静地没有哭。


我的脑中空无一物。


不是没有想过钱能追回是最好的结局,可我知道这是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。


我更想知道的是这起跨国网络诈骗案,骗子到底能不能绳之于法。


感情的欺骗让我一再怀疑自己是不是傻子,巨额的欠款也让我一再的无所是从。


每天依然坚持正常上班的我,不知道绷紧的弦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断裂开来。


报案半个月以后,我拿给家里用的贷款到期,在父亲和我的东拼西凑下,终于按期归还。


之后的一个星期内,父母不停地催促我再次贷款用以帮衬家里的生意。


我再次到了情绪崩盘的临界点。


最终我告知了家里实情,忍受着家人的不理解和所有的训斥侮辱。


我认为这些都是自己应该遭受的。



那天晚上,我在河边枯坐了几个钟头,想着年幼的女儿,年迈的父母,终究怯懦的不敢跳进冰冷的河水里。


五月的一天,我选择在父母情绪稳定的时候,从家里搬了出来。


毕竟自己闯下的祸,理应自己想办法解决。


现在,我手上用来还贷的钱所剩无几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到什么时候。



余波



其实每天还有很多被骗的故事在上演。


一个新疆的姑娘,前后2次分别被骗子骗去150多万,卖了房子,辞了工作,一再的让骗子回来见自己,不然就只能自杀。现在,没有人知道这个新疆姑娘身在何处。


一个北京的单亲妈妈,以一己之力带着孩子摆小摊,千辛万苦的积攒下买房子的首付,带着所有的希望相信了骗子,沉浸在骗子编织的美好幻想中,却一朝化为泡影。


一个受害者阿俊,经历过五轮骗子的轰炸欺骗后,生活不可避免的陷入困境,因感冒延误治疗,最终发展成肺炎,又因想省钱,随便拿了点药而导致病情急剧恶化不幸离世。


一个打工姑娘因被骗损失巨额财物,在母亲病危时连回家的500元路费都掏不出来,受害者们只能在平台群里一点一点的为她凑齐费用,那种心酸与绝望至今令人无法释怀。


一个新加入受害者群的姑娘,为了偿还因被骗欠下的债务,在去酒吧卖酒和KTV陪酒之间犹豫权衡,在因为自己让父母失望难过而暗自神伤,却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终会好起来。


我尽力不去想被骗的事,不理会骗子,任他删完又加,加完又删,反复无常的在微信上折磨自己。


我甚至没有勇气骂骗子。



骗子带走了我仅存的信任和期待。


每一次与骗子对话,都只能让我想到不堪的自己。


为了解决欠下的债务问题,我想过不还网贷,任由通讯录被打爆,但这对循规蹈矩的我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
我想过去东南亚任职,甚至已经联系好了那边的人事,询问好了待遇。


我想过去骗子可能在的国家摆地摊,一个个辨认骗子,找到他问问他的良心不会痛吗。


我想过做很多兼职,把自己累趴下换取内心的平静,却因分身乏术而不得不放弃。


我想过很多很多办法,却始终不想让自己的人生进入一个拐点。


可压在身上的债务,让我寝食难安,忧心忡忡。


我唯一能肯定的是,我曾经让父母骄傲满意的工作是做不长了,我开元棋牌得尽力换份工资高的工作才行,哪怕是背井离乡。


我不再主动和朋友联系,我的骄傲和自尊因被骗而溃不成军。


与恨骗子相比,我更恨的是自己。



不是后续的后续



网络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很近,也让罪恶离我们更近。


我多次反省,一向谨小慎微的自己,怎么就陷入骗局而无法自拔。


如果不是那篇文章的拯救,我现在依然生活在谎言里而不自知,后果也会比现在严重的多。


毕竟,很多时候,谎言比现实更容易使人愿意相信。



我在努力的寻找一条路,让自己走出困境。


但这很难,父母日益衰老,经济式微,我开不了让家里帮忙的口,哪怕以后会想办法偿还借家里的钱。


被欺骗的感情更无法诉说。


我甚至不敢跟身边的任何人提起这段经历,自己回想起来都认为可笑到极致,怎能祈求旁观者感同身受。


我渐渐明白骗子公司的高明之处。


一是让受害者知道被骗的真相后,无人倾诉,无处喊冤,人人只会认为这是一件极为丢脸的事而深埋心底。


谈恋爱,是你情我愿的事,没有谁把刀架在受害姑娘的脖子上逼迫转账和操作APP。


没有人能设身处地了解受害者的境遇和心情。


受害者出于自尊的种种考量,也不会对外界坦白。


二是在受害者鼓足勇气报案后,困难重重,涉嫌赌博。


我在报案之初,险被定性为参与赌博,经过警察欧博平台的耐心询问和相关文章的佐证,最终定为网络诈骗。


我无疑是幸运的。


因为据我报案成功近两个月后的今天,依然有受害者报案不顺,甚至差点被扣上赌博的罪名。



而这也是很多受害者不报案或报案不成功的原因。


时至今日,受难者群统计的数据显示,像我这样的受害者越来越多。


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,骗子依然在辛勤的耕耘着,为公司赚取巨额利润,也让自己赚的盆满钵满。


他们知道装进自己口袋的金钱,每一个数字都浸染了受害者的眼泪、心碎甚至鲜血。


但他们不会停手。


在东南亚各国的的专属贴吧中,依然充斥着大量博彩公司或明或暗的招聘启事,而下面的回复中,屡屡有人表示想要加入的意愿。


在我们不知道的人群中,很多受害者选择隐忍不报,自己默默咽下苦水,即使这苦水会耗去很多年的美好光阴。


也有些受害者或许已不在人世,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被动或主动终结生命的那一刻,心里有多少难以言说的痛楚。


骗子,让人终于明白,有一种活着,比死亡还需要勇气和担当。


也让人终于明白,有一种选择,就是地狱的入口,一踏被吸引,万劫不复,一生无望。


最后只能说希望吧!


希望所有杀猪盘受害者都能等好结案的好消息。


也希望大家能够转发此文,告诉更多渴望爱情、渴望婚姻的人,不要因婚恋而上当,真正的爱情不在网络上,在你身边。


真正爱你的人,也不会碰你的钱,只会动你的心。





推荐阅读:

她分裂出2500种人格,以应对父亲的性侵:童年被虐,一生疮痍

400个离婚律师,总结出8条致命的婚姻准则

俞敏洪绑架案告诉我们的两件事



长期有偿征稿

投稿邮箱:zhouchong2016@126.com



欢迎加我个人微信

我们一起成长
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一个“杀猪盘”亲历者的泣血自白